南京夜网-综合报道】 戴上手套和口罩,将土豆、芦笋和蓝莓整齐地摆放到相应货架上,给购物车喷洒消毒液……这是法网双打冠军克拉维茨如今的日常工作(如图)。“疫情改变职业运动员!”德国《焦点》13日感慨,疫情让全球体育赛事几乎全部停摆,也让职业运动员处于“失业”状态。特别是那些低级别、低排名或冷门项目职业选手,面对“零收入”的困境,许多运动员兼职打工以渡过难关,这也引发对欧洲职业体育体系的关注和反思。
欧洲运动员“失业”,谁之过?(图1)
超市打工、开网约车、送外卖  【南京夜网-综合报道】 从3月开始,28岁的德国网球选手克拉维茨由于无法靠参加比赛获得奖金,便与另一名网球选手瓦格纳在慕尼黑一家大型连锁超市打工。当临时工的克拉维茨在超市每月基本工资仅450欧元,不足以支付房租。不过从6月8日起,克拉维茨计划参加德国网球协会新系列比赛,他在超市的工作也将暂告一段落。像克拉维茨这样临时改行的职业选手在其他国家也有不少:罗马尼亚女排联赛暂停后,27岁的比利时女排运动员范德维尔回国找了份超市兼职。泰国羽毛球男双球员博丁·伊萨拉开了家面包店,美国网球运动员、世界排名第728位的诺维科夫开起网约车,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花剑团体银牌得主、日本运动员三翟亮和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球员皮特·拜耳都兼职成为外卖员。 “冷漠”蒂姆拒绝“扶贫” 针对部分运动员入不敷出的现状,有大牌球星站了出来。在网球领域,身为ATP球员工会理事会主席的德约科维奇计划同费德勒和纳达尔合作设立救济基金,帮助世界排名在250位至700位之间的低收入球员渡过难关。 “希望能募集到300万至450万美元的资金。”按照小德的计划,他希望世界单打排名前100和双打排名前20的选手能伸出援手,具体计划包括世界排名前5的选手各自捐出3万美元,第6至第10捐出2万美元,依次递减。 不过,这一“扶贫”计划很快遭到世界排名第3的奥地利名将蒂姆反对。蒂姆在接受奥地利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南京夜网-综合报道】 采访时认为,没有球员会挨饿,他不理解为何要把自己辛苦打球赚来的收入捐给那些并未尽力的球员,“有很多球员并未在这项运动中倾尽所有,表现得没那么专业。我宁愿把钱捐给真正需要的人或组织。” 蒂姆的话刺痛了许多低排名选手的心。21岁的阿尔及利亚女子网球选手、世界最高排名第604位的伊波就在社交媒体上直言蒂姆的言论“非常伤人”,她希望奥地利人能认识到网坛存在不平等现状,部分球员为了打球甚至挣扎在贫困线上。伊波的表态获得美国女网名将大威的点赞,后者称伊波“你是我的英雄”。阿尔及利亚总统阿卜杜勒-马吉德·特本也对伊波表示支持,“她在阿尔及利亚不擅长的网球项目中投入很多”。目前,德约科维奇的计划因捐款不足陷入停滞。 许多奥地利同胞也批评蒂姆“冷漠”。“兹维列夫才是英雄”,德国评论称,兹维列夫尽管排名比蒂姆低,但在疫情中帮助有需要的人,捐给德国国家足球队球员莱昂·戈雷茨卡成立的慈善组织。该组织现已筹款近400万欧元。 格鲁吉亚网球选手索菲亚·莎帕塔娃曾写信“警告”国际网球联合会——没有比赛收入,排名250名开外的网球选手在两三周内将买不起食物。实际上,即使是一些顶级俱乐部和体育明星也因疫情遭受经济重创,“减薪”如今已成为欧洲体育热词。在此之前,西甲豪门巴塞罗那俱乐部董事会和所有球员降薪70%,武磊所效力的西班牙人俱乐部甚至向当地劳动部门提交临时雇用方案,将俱乐部员工和球员归为“临时失业状态”。今年年初创造英国5000米竞走新纪录的汤姆·博斯沃斯也曾抱怨,赛事取消令他错失2万英镑收入,现已无法顾及2021年东京奥运会。 精英体育之痛 商业化是欧洲职业体育一大特点。职业运动员们平日与俱乐部、赞助企业的关系,远比跟各国体育机构“走得更近”。然而,体育过度商业化也会产生弊端。瑞士 【南京夜网-综合报道】 称,一旦体育俱乐部和企业陷入经济困境,运动员就会面临“零收入”。此外,欧洲国家各级奥组委以及各类体育组织更青睐精英运动员,对低排名运动员几乎没有援助。 “疫情让欧美职业体育体系不堪重负。”德国柏林体育记者拉尔夫认为,“举国体制”的体育体系如今显现出优势,运动员在疫情之后可以全身心投入备战;与之相比,欧美职业运动员则需要更长时间恢复元气。他认为欧美国家未来应更多参与到低排名运动员的培养之中,让他们无后顾之忧。近日确实已有越来越多的体育组织行动起来:全英草地网球协会拨款2000万英镑救助疫情期间失去经济来源的球员、教练员和相关从业人员;世界田联与国际田径基金会共同启动50万美元专项资金,帮助遭遇经济困难的田径运动员;高尔夫美巡赛宣布赛事重启后将扩大参赛阵容,增加球员比赛机会以获取奖金。 【南京夜网-综合报道】